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98|回复: 2

边城,国立“茶师”71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11 16: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抗战流亡学校系列:边城,国立“茶师”71岁
(2012 年6 月15 日。59 岁的龚贤发,三中音乐老师,在这个绿荫覆盖独栋音乐教室三十年。自从这里不再是师范学校,不再有高中,茶峒人民便再也听不到每天清早吊嗓子的“啊啊啊啊。)
2012-7-2  潇湘晨报 撰文/张湘辉    
抗战期间,沦陷区大量学校西迁,薪火不熄,那一段历史,在世界教育史上,也算得上浓墨悲壮。湖南,在抗战初期,曾有大量学子流离而来。烽火连天中,最僻远处成全了求学心。以“国立茶峒师范学校”开篇,湖湘地理将慢慢梳理,曾在湖南流亡与停留过的他们。在70年前,是怎样的教育样貌,值得致敬。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2012年6月15日,溽热,花垣三中音乐教室却显得凉快,59岁的音乐老师龚贤发起手在旧风琴上按下键,瞬间把人带入到久远时光。曾经站在这教室歌唱,流离颠沛的一批批学子,应比我们更懂得“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1941年,国立茶峒师范学校(以下简称“茶师”)第一届女生班,19位来自沦陷区安徽。
  
  “拆了茶峒城墙来建学校”,茶峒人民拿出了他们能给予的
  
  2012年6月15日,我们走进的花垣三中,就是国立茶师旧址。它基本还以古老的面目呈现。
  
  若是一年前来,还远不是如今齐整、松落的模样,甚至校园中间还有一条村民走的路,学生往返围墙两边,要走天桥。教育部门投入500万让它恢复,“这在以前不可想象”。
  
  学校分区清晰。新大门左边是男女浴室、食堂,右边是两幢宿舍,这是学生生活区。往前是球场,运动器材保管室,属于运动区。沿石板路顺坡而上,山上是教学区,中间地带有个图书馆。
  
  在后来的“花垣三中”历史上,很少再为校舍动土。因此,时至今日每所建筑的用途几乎都没变,除了一栋新盖的、格格不入的现代化教学楼。只是以前的老大门在隘门桥头处,如今砌进了围墙,约2米宽的石柱子依旧清晰。“老门对着三座山头,如‘官帽’一样,加上罗汉晒肚,是个出官的地方”。
  
  “以前这里是荒郊野外”,在茶峒桥脚街(幸福街),81岁的张忠献清瘦矍铄,“学校就在二僧庵后坡,校门口是周家的柑子园,运动场这块是蓝家寨的良田,新大门处是菜地。”隘门口的昭忠祠被改为男生宿舍,女生部住宿与上课在马鞍山脚,征用禹王宫与万寿宫改建而成(如今成了景点百家书法园)。
  
  当年的女生部隔张忠献家仅两栋房子,张家这木屋,至今已有130年。张忠献彼时虽然年纪小,却依旧记得“民众热情很高”。绅士、商人出些钱,其他人出力。校园里,沿山而砌的墙基,大块石头,沧桑。“拆了茶峒城墙来建学校的”。夕阳打在上面,又有了年岁质感。
  
  1941年,茶峒人民拿出了所能给予的,为一所学校。
  
  今日学校里敲的钟,依旧是1940年从沦陷区带来的日军炮弹
  
  47亩地。国立茶师就在这地上长了出来。
  
  据老人们回忆,1941年茶师刚安家时,所建大多是木房。吴正清1987年来此教书时,住的就是当时遗留下的“木头别墅”。如今,皆不存。
  
  只能在图纸上看到1941年的布局。即使简陋,却科学地布下格局,男女生各有自己的教室、宿舍、厨房、体育场,学校甚至还有理发室。一丝不苟。我们现在看到的,应该多是1950年代的建筑。2012年6月15日,吴正清与花垣教育局工作人员,领着我们一幢幢逡巡陆续盖起的建筑。
  
  校门右侧,两幢男女学生宿舍毗邻,落水槽上刻着的五角星图案,以及1955的字样,明确了建造日期。同时代建立的几个建筑物,都有类似的落水槽,再用铁皮做的方水槽,将雨水导入地下水沟,而不会飘入窗子。同样是考虑到雨水,宿舍还设计了十分宽敞的顶层阁楼,既隔热,下雨时又随时可查看漏雨,同行的教育局石红玲副局长,“最爱这”。
  
  宿舍挑高4米多,每间房都有一个通风孔。最初,都是木地板,木板离地约55公分,“干燥防潮”。楼梯还是57年前的厚木板,五六十公分宽,吴正清提醒记者注意,这木楼板下有千秋,“二楼地板是两根整木,拉紧,隔20公分又有一层木板,用螺杆拴在一起,这样既可以通风,保持干燥,又隔音,减轻振动”。2011年7月维修时曾打开,“木板都是黄澄澄的,没变色”。宿舍前方,图书馆则是独立方正的小青砖楼,里面全木结构。窗户还保持着双层,外为窗,窗内一扇木门,“是防盗窗”。6月15日,内部正在装修,将来这里作陈列室,只是新弄的木材,品质较之几十年前明显不如。
  
  当年的浴室还是浴室,在校门左侧,厨房边。如同一个小黑瓦下的四合院,分男女、教师浴室。火砖砌墙,地上岩石砖,内部地面呈自然的乌龟背弧形,散水。窗为高部横式木窗,既保证采光也保证私密。“屋脊、瓦头两边,粉刷后都压出各种花纹”,2011年吴正清负责维修时,注意到旧日各种精细。
  
  最大的建筑,自然是主教学楼,廊桥处,“读书的时候最喜欢待在这”。顶有汽化灯,是第一次见到。如今老师办公楼二楼挂着的钟,“是沦陷区流亡的老师用未爆炸的日军炮弹头所做”,以前挂在教学楼一端钟楼制高点,“曾经茶峒的两次大火,都是靠它警示全镇人”。当时茶峒人每日闻钟而起,偶有敲错钟,“老百姓发现做了半天事,天还没亮”。
  
  见证70年的除了这口钟,还有前方的杉木林。多位曾重返母校的人,都笑着回忆那杉木林里的爱恋。而主教前的两棵金桂,已成大树,“花开时,风一吹,整个学校都是香的”。
  
  不过最最让人留恋处,还属音乐教室。
  
  教室在山坡上的石阶尽处,独立的青砖坡瓦一层小楼,屋顶是弧形木板打造的穹顶,三面窗户,却都无玻璃,“种种设计都是为唱歌音色考虑的”。教室依山就势,一批批的学生坐在里面,从长亭外古道边,唱到了今日。
  
  “有一位姓沈的校花,她在音乐教室唱歌,全镇都听得到。”张忠献老人说。在当时还相当静谧的茶峒小镇,歌声、书声,都日渐成了茶峒人的背景音。
  
  6月15日上午,龚贤发老师在教室里弹了一曲《送别》。从1983年至今,三十年,他与一台老风琴一直守在这里,直到去年才增加了电子五线谱等新鲜玩意。县里曾多次想调他走,他不肯。“真的是因为舍不得这个教室么?”记者跟清瘦的他求证。“是,舍不得这么好的教室。”
  
  明年,60岁,退休。“音乐老师是一个传奇”,食堂吃饭的小姑娘笑。
复原1941:一群安徽人与茶峒的往事
  
  更久远的历史,在校园的随机访问中几乎无人知晓,一个初二学生挠挠头,“老师讲过一点,忘了”。教室外,是夕阳中沉默的城墙砖。
  
  属于“国立茶师”的校龄,其实只有五年半,却是一个清明的、严谨的开始。这是一群安徽人与茶峒的往事。
  
  学校的老师几乎清一色是安徽人。在1984年编纂的《湖南省花垣县第三中学校志》上,1946年,国立茶师有教职工57人(陆续有70名已离开),来自安徽的颍上、临泉、卢江、凤台、芜湖、舒城、合肥、寿县、阜阳、凤阳。其他地方的人比例极小。军训教官王平若是浏阳人,总务主任杨悟僧是永绥(花垣)本地人,音乐教员张贞一是江苏武进人,校医与护士,来自岳阳与湘乡。
  
  1946年8月,全国教育复员,安徽人返回故土,“省立茶师”几乎全换为湖南籍教师,有记载的,唯一留下的安徽籍教师胡祖植,1948年2月在茶峒被暗杀。
  
  他们被战火驱赶到这,勤谨撒下火种,再转身回家。
  
  “每年招两次生,地区不限,凭成绩录取,但沦陷区的学生优先录取。”1941年创办时,第一届女师班由国立八中女生部转来,来自沦陷区安徽19人,湖南3人,河南1人,江苏1人。校舍修建时,她们在保靖县城借地上学,秋季迁来。花垣人彭庆海1944年考入茶师时,湖南学生比例已占大多数。
  
  还是有区别的,毕业时,沦陷区学生由国家安排工作,其余的由原籍教育局负责分配。“上课只有少量课本,很多都是老师回忆,自编油印的教材”。所开设的课程其实与今日几乎无异,国文、数学(几何、代数)、公民、物理、化学、生物(动植物、生理卫生)、历史、地理、农艺、劳作(工艺)、美术、音乐、体育、教育学(教学概论、教育心理学、教材教法)。还有军训。老人们现在还记得,公民课教“三民主义”,以及“六法”(新法、民法、宪法、亲属继承法等)。
  
  苏家祥带来了很多安徽的名师。沦陷区的学子与茶峒的边地少年,都极其用心地学习,“管理很严格,学风极好”。“校长都是可以持枪的”,镇上少年印象深刻。
  
  “读茶师,全部免费,文具书籍都发,还有灰色军装。伙食很好,四菜一汤,吃的是干饭。军事化管理,军训教官喊开动才开吃”,彭庆海回忆。学生入学发被褥,沦陷区学生每月还有生活补助。在极其拮据的战时,国家让孩子们有尊严地学习着。
  
  “他们演《五更天》,安徽带过来的戏,全镇的人都跑去看”,即使在战乱期间,学校一年仍会开一次校运会,会有田径赛与篮球队。音乐会、戏曲、话剧也是不缺的。工艺美术老师则搜集学生的绘画、竹雕、泥塑、剪纸、纸工等作品,开展览会。
  
  镇里的人,管老师叫“先生”,既尊敬,又可亲近。自小成绩差,只有音乐美术打百分的张忠献说,“茶师的张贞一,是个画家,画过百美图,喊我去跟他学画”。如今他家,挂满了自己的字画,以及手扎的龙头。
  
  “英才济济,欢聚在一堂,习礼习乐,兴仁兴让”,第二任校长刘鹏九写词,音乐教员朱波浪谱曲的“国立茶峒师范学校校歌”里,这样唱道。
  
  建筑
  
  “虽然简朴,但可以看出建筑态度真是很好”
  
  在花垣规划局《边城古镇历史建筑登记建档表》上,将音乐教室、大会场、主教学楼划归于“抗战时期”建筑。也有说法,认为浴室、图书馆、音乐教室为抗战期间所修。1984年的油印校志上,按师生口述回忆,则把改校门、修音乐教室、修建男女生宿舍、主教学楼、大会场的时间均记录为1950年代。说法众多,有待考证。
  
  6月采访回来,我们将拍到的建筑照片发给几位建筑专家,他们多认为至少有两三处是民国建筑。
  
  《边城古镇历史建筑登记建档表》如此描述(括号为编者所加):
  
  [1]音乐教室:在校园内地势最开阔的一块小高地上,一层青瓦坡屋面,整个建筑呈明显民国建筑风格,门窗过梁为砖拱,建筑内阶梯为原生石,经加工后成为“石凳”,充分利用地形,又节约人力物力。该建筑小巧庄重,体现充分的功能性,外墙上残留着清晰可见的“文革”时期标语、绘画,有明显时代烙印。
  
  [2]教学楼:位于校园的最高处,为典型民国时期建筑,大体量,二楼南侧为内走廊,两端楼梯连接,二楼用过廊与外部连接,东部为教师休息室兼钟楼,门窗尺寸较大,室内采光充分。(据校史为1955年建造)
  
  [3]大会场:为两层砖木结构,屋顶青瓦双坡。朝北开有大门,东开一侧门,青砖砌成的西式墙壁立面,条石基础保存较好。室内上部为桁架结构,二层贵宾席呈“走马楼”形式面向主席台,内部大厅中空,空间完全开敞。进门处,厚重的条石已踩到光滑,迎面有屏风。弧形木穹顶,舞台下有地下化妆室,粗大的树木支撑。(据校史为1941年所修,1952年扩建后大了一倍,可容纳1200人)
  
  看过照片后,非常想去茶峒看看。从照片上看,大礼堂,教学主楼,音乐教室都是民国建筑,而且是精品,功能合理,比例尺度恰当,虚实对比很美,细部处理到位。没到现场,都是推测。
  
  ——长沙建筑研究者刘叔华
  
  房子风格差不太多,音乐教室最像1940年代作品。这房子价值比较大。室内布局精致,后窗的一排方格子窗,从花样来看像民国风格。主教学楼也像当时作品,屋顶借鉴了一点歇山做法。总体而言,战乱期间,虽然建筑简朴,但功能上比较精益求精。可以看出抗战期间,建筑态度真是很好。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殷力欣
建校历史
  
  县境内两所“国立”,抗战期间,花垣迎来了教育史上最辉煌时期
  
  “我记得第一任校长是苏家祥”,时隔71年,茶峒镇上的文化老人至今记得,正是他,将一所国立师范学校带到僻远小镇。
  
  1941年,国民政府教育部决定在湘、川、黔三省边区开办一所中等师范学校。抗战期间,日军刻意毁坏教育体系,加之战前中国的师范教育也处于低潮,因此,烽火中,一座座师范学校在后方创办。据载,1938年-1944年春,国内先后成立了11所国立师范学院,1938年在湖南安化蓝田创办的“国立师范学院”是第一所,这已属于高等教育。按照1944年考入“茶师”的彭庆海老人回忆,“当时准备建立10所中等师范学校”。
  
  最初选址是在茶峒隔清水江对岸的重庆秀山,旧属四川省,甚至已定名“国立秀山师范学校”。换地之事,种种资料,都记载着首任校长苏家祥选址过程中造访茶峒,“当地乡绅侯丹州、刘仲席、杨勋诚、杨栋宇等有识之士极力挽留,并承诺为国立师范建校提供物资条件和帮助”的经过。
  
  茶峒为湘西四大名镇,湘川公路从茶峒穿过,西接重庆,东承沅陵、长沙。“三山对峙一古镇,四水包围两座洲”,水路亦有清水江(酉水上游)上至贵州,下可至常德、洞庭,“便于流亡师生迁徙”。花垣三中前校长吴正清自小在茶峒长大,他认为苏家祥最终选址茶峒,除却乡绅努力,不排除秀山有临时军用机场,怕日军轰炸的原因。
  
  苏家祥,安徽颍上人。1938年,安徽芜湖、合肥、蚌埠等沦陷区学生与颍州的几所省立学校一起迁徙到武汉,成为国立安徽中学,后辗转迁到湘西乾县(今湖南吉首),这就是后来的国立八中。八中规模巨大,11个分部,遍布湘西各县,高二部在永绥(今花垣),朱镕基2001年还回这短暂的“母校”旧址看过,苏家祥正是高二部的负责人(湖湘地理近期将推出国立八中专题)。也因此,国立茶师的教职员工多为安徽籍。“两个学校就跟好兄弟一样”,两所学校都就读过的彭庆海笑称。那时,他们经常沿川湘公路,走五六小时互相串门。
  
  总之,教育部最终决定,这所中等师范学校,落地洪安河与清水江交汇处的茶峒。此前,此处多是猪行、鸡行、桐油、茶油、斗笠、杂货,面馆林立水手往来的小镇,外来学子、名师。避难者蜂拥而来,带来另一个文明世界。
  
  而县境之内,两所“国立”,这大约也是花垣教育史上最辉煌时期。
  
  时间轴
  
  1941-1946
  
  国立茶峒师范学校创办。高师17个班,559人。简师5个班,168人。其中男生463人,女生264人。
  
  1946-1952
  
  1946年教育复员后,改为湖南省立茶峒师范学校。1949政局混乱,中断一年半。1950年秋,重新开办。省立茶师约540名毕业生。
  
  1952-1962
  
  1952年,湘西苗族自治州成立,学校更名为湘西民族师范学校。1953年改名为湘西第二民族师范学校。培育中师学生1239人,简师班1148人。
  
  1962
  
  开办花垣县第三中学,至今。

作者:张湘辉  来源:潇湘晨报
雨兰家纺五一促销
发表于 2014-8-18 07: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警钟常鸣,原来这个钟,是沦陷区的日军炮弹!应为文物,得好好保护,别让哪个龟儿子当铁卖了。

1371.jpg


边城户外俱乐部装备店
 楼主| 发表于 2014-8-19 08: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darkeyes 发表于 2014-8-18 07:22
警钟常鸣,原来这个钟,是沦陷区的日军炮弹!应为文物,得好好保护,别让哪个龟儿子当铁卖了。

讲不到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顾问:湘州律师事务所 施新沛|申请友链|花垣视窗网/边城社区/花垣论坛 ( 湘ICP备11018451号 |人工智能  

    GMT+8, 2018-8-21 22:14 , Processed in 0.126040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