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97|回复: 9

又见金羊祥瑞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8 13: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生嘎嘎的地枇杷 于 2015-1-13 15:24 编辑

又见金羊祥瑞来
                                             ——攀爬灵角山琐记
   
    攀爬灵角山前内心是忐忑的,毕竟此山是保靖县域超高超大的山峰之一,海拔虽然只有1000来米,但相对高度非常大,陡峭异常。领路的花垣边城户外运动总群又是远近闻名的暴走族,麾下驴友个个是跨高山越深壑吃雷公屙火山的狠角色,跟他们驴行没有一双披荆斩棘的铁脚杆和踏石有痕的蛮劲,路上只有趴卧的份。然而,羊年的第一个周末,阳光明媚,不户外又难以抚平自己那颗驿动的心。平时一起搞乡村游的“行之健周末户外帮”弟兄们此时又一个个开溜,不是去外地省亲就是到邻家帮忙,还有一两个干脆跑到乡下找人代熏腊肉去了,只剩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心里空荡荡的。于是,在好友中流砥柱的诱惑下,抱着走不动就包车打道回府的想法,纠结中背上行囊掩门出发。
    周六的早晨哈气可成冰雾。上午8:00赶到城南车站时驴友们陆陆续续到达。这天户外的群还不少,除边城户外运动总群外,还有“大自然”“花垣快乐休闲”等。每个群中总有几个熟面孔,见面难免寒暄几句。走的路线虽然不同,但不管路长路短,大家都量力而行,神情中洋溢着满满的快乐。
    八点半我们十一人准时乘车去保靖迁陵镇。到达迁陵镇时又有一个群友加入我们出行的队伍。
    此行的终点站是保靖的碗米坡镇,但灵角山位于普绒镇,方向大致相同,但一个冲左,一个飚右,像个人字一竖才下来半中就两边分岔了。
    公交车在弯曲的乡间水泥道中行走,忽左忽右摇晃着,犹如浪海中的一叶扁舟颠簸得非常厉害。山路逼仄,莫说会车,即使一辆摩托车迎面开过来也异常恐怖,只能擦身而过。
    车开到下坝村因村民移栽景观树阻道再也无法前进了,我们只好步行。下坝到马福是条峡谷,路面仍然很窄,但还比较平坦。路的两旁,当地村民假植有不少的蔸桩,可惜有型的不多。一条清澈的小溪从山脚流淌而来,而后悄无声息向山外漫流开去。此时,灵角山处在我们的正前方,远远望去,巍峨高大,两个山头就像牛郎的神牛角张扬半空中。
    马福村没有几户人家,民居依山而筑,像极木梯间的一台台踏板。时令还没进入小寒,过年也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可是勤劳的山民们已经备足了过年柴。一根根硬木柴锯得齐齐整整,码满了房前屋后。也许春节前后的这一段日子,家家户户不管天暖或地冻都会烧出一炉红红的旺火。火堆间会架上一只铁三角,三角上一锅美味佳肴咕嘟咕嘟不间断冒着香气。二两包谷烧一过,笑声和着歌声便会飘到云天之外。多么简单而又丰腴的山中生活!
    进马福村其实就是开始登山了。村道有石级可踏,山路则只是林中小径了。路格外的陡峻,前进全靠脚掌发力,后跟几乎无法着地。而且路是笔直伸向坡顶,丝毫没有盘山徐行的迹象。才穿过寨子,驴友中流砥柱的上半身已经解得只剩一件黄色背心,一条毛巾帕擦拭几次后就扭出了水滴。我虽然也有四五年的户外经历,可面对如此高强度的攀爬,也是气喘吁吁。脱掉了外套,仍然湿热难挡,索性连里身裤也解了。宽衣解裤,狼狈啊,哈哈……不PK不知什么叫强驴,我和中流砥柱还在下面山坳,老麻麻他们已经跑到半山腰了。
    中途大家稍微休整了一下,可气还没有喘平,一支烟还没有抽到一半,强驴们就吆喝赶路出发了。我滴神啊,这简直是整蛊的节奏!体力严重透支,前行的路更恐怖,路径全在竹林中穿梭,坡面超过70度。三步一停五步一歇,离山顶百米之遥时简直想坐在地上不动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些平时励志的言语,这个时候就是屁话一句了。没办法,只好顺手拗根竹竿当拐棍。竹竿拿到手,脑海中突然间就冒出当年数学老师讲三角形的情景:三角形有两种特殊形式就是直角三角形和等腰三角形。当时我就突发奇想,直线也是钝角180°锐角为0°三条边重合的特殊三角形。只是当时没敢在课堂上瞎扯,现在如果让数学老师看见了,我想他会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我是数学盲,我怕谁!想到这,顿觉神力相助,噔噔噔……三步并着两步走,没两下就登上了山顶。
    “无限风光在险峰”。人有时候就是那样的不爽,一个好目标确定了却又前怕狼后怕虎,踯躅不敢追求,结果后悔一生。如果之前我找个理由不出门了,如果到车站我跟其他群走了,再如果半途畏难包车回去了,我就不可能欣赏到绝顶的无限风光。站在山顶远眺近观,群山逶迤腾细浪,众壑蜿蜒戏纤绳,胸中豪迈之情油然而生。山风习习,衣袂飘飘,战胜困难后的成功快感,让人苦痛两忘,通体畅快淋漓。
    莫道下山无惊喜,一脉茶花分外娇。下到第一个垭口,我们与十几株山茶花艳遇了。那山茶不知是当年飞机播种时来的洋插队,还是世袭山野的土著居民,但高贵也好,卑微也罢,在这百花凋零的寒冷冬季里它们却开得是那样热烈,那样亮眼。“似与春风相解语,枝头绚灿泛霞光。”娇嫩的山茶花瓣雪白的如玉藕,桃红的赛朱唇,微风中透出缕缕清香。爬行大半天的驴友们没有人不为山茶花动容,好色的抢去拍照,矜持的掐下几朵放在鼻翼边抽吸香气,狼心的直接挥动山锄挖几株搬回家去。爱美的女驴友半枝茶花拈于指间,人面茶花相映红,招招摇摇,美了山水美了人。
    在山中,我们还见证了生命的强悍与伟大。一株叫不出名字的杂木树长在一块大石板中间。看似柔弱无力的根系,凭借一点有限的泥土和不多的雨露奋力生长着,积岁月之功竟然将坚硬的石板从中间拱破。生命在搏击中出彩。
    补足是一个至今还用土语交流的土家族村寨。据老麻麻讲,前年他们到补足借宿了一个晚上,晚饭时请寨子的人吃饭,全寨的人都来了,老老少少也就十几个人。他还说当时学会了一句土语:“呼囧”,也就是“干杯”的意思。“呼囧”音义竟然与苗语如同一辙。由此可见,土家族与苗族渊源深厚。寨子坐落在半三腰上,也就二十来户人家。走进寨子,不少户人家房门紧闭,屋顶失修塌陷,庭院枯草萋萋,看似多年无人居住了。一位大嫂帮我们找山鸡蛋,可是接连走了几家,也都关门闭户。村前的小学已经废弃不用,教室门窗皆无,只有墙壁上“这是我读书的地方,我爱我的学校”等一些稚嫩的字迹还清清楚楚。“欢迎香港ХХХ代表团莅临我村”的红色标语看上去好像是才张贴不久。土家族和苗族一样都没有自己的文字,其历史都是靠代代口耳相传,但由于不合潮流,这些土著语言已经被人们渐渐遗弃了。香港一些学者倒是懂得土著语的价值,但他们远水救不了近火。当地人会土语却觉得它无用而撇之如草履。几百年之后,当我们想起土家族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像今天我们找玛雅人一样只能到历史长河中挖掘与推测?教室前的柏树愈发高大葱茏,操场也打扫得干干净净。篮球架新崭崭的,上面“2015年ХХХ工程”几个猩红大字格外惹眼。2015年元旦才过两天,可以肯定有人将2015年的工作提前到2014年完成了。然而,寨子已经没有留下一个年轻人,球场上没有生龙活虎的身影,这篮球架还立得有意义吗?该保护的民族文化没有着力去保护,没有实际意义的篮球架却立得毅然决然。此情此景,我们不知道是该哭泣还是傻笑好!
    到达碗米坡镇我们赶上了回城的末班车。回到迁陵镇已是夕阳西沉,大家也都饥肠咕噜。老麻麻是玲珑之人,羊年的第一次户外与聚餐安排妥妥的,富有深意。长胜鱼馆(国胜家胜事事胜利)、3斤高粱酒(高就高就)、8斤角角鱼(年年有余事事发)、12个人12道菜(圆圆满满)。
    老麻麻说,新的一年,我们依然要坚持在那些对的路上前行。
    老鬼说,这是我们新年的第一餐团圆饭,要吃好,且吃且珍惜。
    神马行空普天瑞 仙羊下界遍地春。是啊,马年不管是马到成功还是画饼充饥,赢与输都是过去式了,羊年才是我们要好好过的。
    那晚,大家的酒喝得都很顺。
    那晚,大家的梦都做得很甜。
                                             2015年1月7日补记

psb.jpg

羊年第一蹄 004.JPG

羊年第一蹄 002.JPG

9A3A290403389C634D9BEBD3327EF8AC.jpg

psb (14).jpg

psb (2).jpg

羊年第一蹄 009.JPG

psb (13).jpg

psb (3).jpg

羊年第一蹄 014.JPG

psb (12).jpg
psb (11).jpg

psb (10).jpg

psb (7).jpg

psb (9).jpg

羊年第一蹄 038.JPG

羊年第一蹄 036.JPG

9BF6E5639B4A68E7D99EBDB128774A2E.jpg
羊年第一蹄 046.JPG

psb (8).jpg





雨兰家纺五一促销
发表于 2015-1-8 14: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真是爬的淋漓尽致!
边城户外俱乐部装备店
 楼主| 发表于 2015-1-8 16: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花垣边城户外运动总群给我这次户外机会,感谢中流砥柱和长江的水给我提供精彩的照片,感谢各位驴友允许我暴虐,感谢老麻麻给拙文加亮加精
发表于 2015-1-8 17: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嘎嘎的地枇杷 发表于 2015-1-8 16:20
感谢花垣边城户外运动总群给我这次户外机会,感谢中流砥柱和长江的水给我提供精彩的照片,感谢各位驴 ...

感谢CCTV、HNTV、花垣视窗。。。感谢老大,正因为有了你们我们才精彩。
发表于 2015-1-8 17: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龙等脚脚好了要和你们去
发表于 2015-1-9 11: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公职人员的,你们不要上班吗
 楼主| 发表于 2015-1-9 19: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末你工作狂啊
发表于 2015-1-11 11: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文采飞扬!
发表于 2015-1-17 11: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曾记立志扎根的那所学校,一直恐因风雨而垮塌。孰料因关注而得以修葺,毅然在立,甚是欣然。无论何心情,存在就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13: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青鸟 发表于 2015-1-17 11:11
曾记立志扎根的那所学校,一直恐因风雨而垮塌。孰料因关注而得以修葺,毅然在立,甚是欣然。无论何心情,存 ...


你曾立志扎根哪所学校了?那根根是风吹倒蚂蚁啃倒或是自己挪动走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顾问:湘州律师事务所 施新沛|申请友链|花垣视窗网/边城社区/花垣论坛 ( 湘ICP备11018451号 |人工智能  

    GMT+8, 2018-8-21 22:16 , Processed in 0.132317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