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43|回复: 14

[呼声] 湘西花垣茶峒旅游收取门票,是杀鸡取卵的地方政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11 09: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湘西花垣茶峒旅游收取门票,是杀鸡取卵的地方政策   
                                                                                           何贻璟
2014031619293823244.jpg
在四月底,笔者带着北京来的专家到花垣考察。从张家界高速公路一路下来,湘西的自然风光,让他们大为震惊。我也简单地给他们介绍了湘西的历史与现状,大家兴趣很浓。途径花垣地界时,我特意介绍了湘西花垣一带的风土人情、历史状况以及目前的经济状况,特别是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矿产资源的开发中存在的问题与文学审美反映之间的关系进行了介绍。我说,在2010年前后,花垣苗族作家吴国恩的三部曲《亲信》、《宣传部长》、《文化局长》对此有比较形象的揭示。北京来的专家,都系中国民族文学艺术事业的研究者与组织者,一直在关心湘西社会文化与艺术创作。他们认为,湘西少数民族地区,曾经在历史有过较其他地区不一样的历史呈现,文化底蕴深厚,经济虽然落后,但是拥有无比丰厚的文化资源,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近现代出了那么多的艺术家的内在根源,他们很感兴趣,也想为湘西的未来发展做点事情。对于这些专家的这些表态,我当然高兴,因为虽然湘西不是我的出生地,湘西也是我的安身立命之处,是我的生活之地。我也是湘西的一员,得感谢北京专家对湘西的如此厚爱。
20111209144111820.jpg
    他们提出,还是先去看看沈从文《边城》笔下的茶峒。我给他们介绍说,沈从文老先生在《边城》中提到的茶峒,就是现在的边城镇。当我向专家们解释了行政称呼的由来时,专家大多诧异,茶峒这个地名不是非常好吗,是不是花垣县哪个领导头脑发热,将一个具有历史底蕴的茶峒这个名称,硬是活生生改成一个了无生趣的边城镇。他们都称可惜和遗憾,说如果能再改回来就好了。行政地理称号也得考虑地域的历史与文化特征,把茶峒改成边城镇绝对是一个自称有文化而实际不懂文化的土包子领导的政绩工程结果,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当我们一行出现在停车场之后,有保安过来,问是不是旅行社,我说不是。他又问,是谁带队,我说我是,我并介绍了我的身份与我们一行的目的。保安拦住了我们,说,你们必须得买门票。我一听,思维开始有点短路了,有点蒙。因为在茶峒这个地方,我开了好几次会议,而且会议都有花垣县委与县政府的相关领导在,其中也有些会议的议题是牵涉到花垣茶峒的旅游开发与沈从文老先生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的。沈从文老先生在《边城》的创作意图里,有一个比较核心的思想,那就是展示茶峒这个地方的人性之美与社会之美。在沈从文的《边城》里,茶峒就是一个没有功利、没有计算,只有相互付出、相互扶持,能仗义能善待他人的地方,在很多读者的眼里,茶峒实际上就是一个相对于现代都市文明而言形成强烈对比的审美乌托邦世界。读过《边城》的读者,都市怀着这种憧憬与在生活中还存有的一点浪漫来到茶峒这个地方的,夸张一点地讲,他们是朝圣来的,在他们的眼里,茶峒就是一片圣土。
2014031619293823244.jpg
    我还想起,在八十年初上海电影制片厂的编剧在处理茶峒这个地方的社会状况时,误读了作品,认为这个地方有阶级的差别,把船总处理成这个地方的统治阶级,而船夫等简单化为被统治阶级。出现这个误读时,沈从文老先生是无比的愤怒,在很多书信中也如此表达了自己的愤怒,认为这些编剧没有能够真正懂自己的《边城》,没有能够懂自己对于茶峒这个地方的文化本质,违背了他创作《边城》的初衷的,在沈从文对《边城》的审美建构中,茶峒就是一个人类的理想生活之境,类似于陶渊明的桃花源。

    保安把我们一行拦在进口处,我丝毫没有料到茶峒也开始收费了。我说,我们并非普通游客,而是带着考察任务来的。保安说,那我们没有收到接待任务啦。是的,我原想,这仅仅只是一次考察,虽然说官方的那种,但是没有想到要去打扰地方政府。保安说,我没有接到接待任务的通知,你们就不能进。怪不了保安,他也是在执行任务。我赶紧给在花垣政府的龙大姐反映了这个情况。龙大姐听了也大吃一惊,说从来没有听说边城要收费,她前面几个月到边城来过一次,也没有说要收费。大姐办事利索,马上给县委主管官员汇报了此事,然后由主管领导通知了景区管理处的负责人,马上放行。县委领导通过龙大姐致以歉意,并说,事先给他们一个沟通就好了。确实是没有能够事先沟通,准确地说,是原本没有想到这个地方也要收费。因为在我看来,凡是有点眼光的地方当政者,就会从长远计划,尊重这个地方的历史文化特征,打造一个有别于都市人生、都市生活的景点,能在这里感受到与现代都市不一样的生活样式和生命样式,在这里游客能暂时从生活的种种烦恼中超越出来,精神自由放松,能满足游客的朝圣欲望,能感觉到人生的依旧的美好。能在这里找到一片心灵的净土。

    茶峒改名,已是一个貌似有文化实则没有文化的领导的一次愚蠢行为;而此次景区收取门票费,又是一个杀鸡取卵的地方政策。看起来重视旅游文化,实则是极端的功利主义短视行为,本质上是根本不懂文化,讲白了就是第二次愚蠢行为。我想问一句:游客到茶峒奔着什么而来的?好好读过《边城》吗,理解了《边城》了吗?理解了沈从文老先生《边城》温情背后的忧伤吗?其实,沈从文老先生在《边城》中,就是在表达湘西在现代进程下美好不再的伤感。于此,我也似乎再次看到了《边城》结尾处翠翠在等待傩送归来的场景,那种没有确定性的等待是令人伤感的。这是一种象征性的书写方式,也就是说翠翠的命运在现代化进程中各种文化冲撞下呈现出不可确定性。如此说来,茶峒的未来也莫不如此,等来的就是这个结果:外人进来,没钱莫进。如果沈从文老先生健在,他又会再次愤怒。

    茶峒改名和收取门票,刚好佐证了沈从文老先生的担心,担心现代化的进程对湘西的各种美好的摧残。而没钱莫进,恰好说明沈从文老先生的担心成为了事实。历史就这么荒诞!而历史的荒诞,首先是人本身的荒诞!



雨兰家纺五一促销
发表于 2015-6-11 10: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茶峒好听,习惯了茶峒。
边城户外俱乐部装备店
发表于 2015-6-11 10: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先生的话,我有同感,凭什么把茶洞改成边城呀。难道是因为经济发展和搞旅游,就去破坏本地原有的文化吗。茶洞本土文化很多,很有特色和自己的个性。但在现在生活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和传承。再过二十年后,我不知道这些本土文化,特色文化还有没有。特别现在60到70岁的老人过逝了,这些文化还能人才传承下来吗。也许二十年后本土文化只能成为一种悠伤的回忆。
发表于 2015-6-11 14: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茶洞这名字本来就很雅。。谁改成边城这个又老又土的名字。。
发表于 2015-6-11 21:5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能够亡羊补牢,把名字改回来,河对面的人想要叫“边城”就让他们拿吧。
发表于 2015-6-12 09: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见过最敢说真话的一篇文章。
发表于 2015-6-12 13:4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我最占同笔者的看法,连我们茶洞本地人也看不惯,什么东西嘛。
建房、建雨棚、门口摆个摊摊等,都没了你的自由,而收费却是“他们”的,什么世道?
收费,对于游客来说,无所谓,别人不是怕花钱的,出门嘛,就是花钱来的。但是,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总得拿出点东西给人家,不能啥都没有就收费,这与车匪路覇有什么区别?
景点嘛,是翠翠岛、书法园、博物馆、白塔、拉拉渡,就这些,没什么值钱的:
岛是以前的沙洲,有点沙滩韵味,是个休闲好地方,每当下午到傍晚,茶洞的男男女女都会来这里洗洗嬉嬉的,一遍欢声。不过现在没那景像了,被人为破坏了,不是本地百姓破坏的,而是当地政府为了搞旅游,做了些破坏性的建设,去了沙滩,围了石块,置一雕像,以为岛,取名“翠翠岛”。但这岛只如城里的某小区公园,不过这是真的“公”园,没我们百姓的份,因为上岛要钱,包括本地人。其实你上了岛,不是收获多多,而是失望至极,后悔不已。
书法园是才修建的几块碑,没什么特殊造型,内容是沈老的《边城》,书法是现代百名称得上“书法家”的人的墨迹,除了爱好书法的想一睹,大多数只会看热闹的人觉得扫兴。
博物馆是房子盖着的,那年取土,说是发现旧石器时代的东东,也就几个石头,我们看不懂,河边卵石多的是;二楼有架木雕床,像个样儿,其他没了。
白塔是才修建的,以前有,用来镇水患的,早毁了,可远看,收不了费的。
拉拉渡,就是湖南和重庆两岸来回过渡的船,一根钢丝定于两岸,用手拉丝把船带动的,只看不要钱,上船收一元。
所以啊,就这点东西都要收费,本来就不好意思的,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还整出个一票制收费,我都不知道他们的脸是搁在哪里。
再说了,关于改名,确实很差劲,改那年我都在想,为啥重庆市不改为雾都市、长沙市不改为星城市、广州市不改为羊城市......,而我们茶洞改了,户口本都改了,有何意义?
可是,你不要“茶洞”,人家却要,河对岸的洪安乡贵塘村就改名为“茶洞”村,有意思,因为人家也在打造边城旅游,可人家做的不同:先是找沈老所在部队经过茶洞、洪安的足迹,找这一片土地上的风土人情,到重庆市去开发布会,邀请全市人民游边城,人家不收费,停车不要钱,厕所不要钱,上岛(三不管岛)不要钱,走走玩玩的不要钱。人家还为了打造旅游业,年年搞活动,组织龙舟赛,并邀请湖南方的当地政府参加,可我们这边政府就是不参加,因为参加了要出钱,所以我们就年年看人家热闹。晕。
我们百姓摆个摊,不准,要求不准摆出自家门槛位置,但我只要不占道,又有何不行?
我们百姓撑把伞挡挡太阳,说影响市容,要求换伸缩遮阳棚,自个出几千块钱换了,又来个领导说也影响市容,又要拆,百姓不同意,政府就请狗崽队的强拆,且没任何补偿,还对反对的百姓施了武力,以打一儆百,几千块呀!说安说安,说拆就拆,哪个不心痛?
为此,我特意跑了趟当年与茶洞齐名的湘西四大名镇之一的王村和里耶,人家也在搞旅游,并比我们做得好,但人家可以摆摊出门,只是没占道经营;人家可以安伸缩遮阳棚、可以撑伞,只是土家花布色。
真要是百姓不开店,家家关上门,让你去旅游,你敢不敢?记得八十年代,好多老外来茶洞,看看这里山和水,看看这里的人,看看这里的赶集的样儿,在路边、在巷子,有人在算命、有人在理发、有人在卖草鞋、有人在编背篓、有人吆喝麦粑、有人杂耍三棒鼓......这些,你都看不到了,原质原味的东西,被封杀得一干二净。真不知道人家来看什么?
政府要打造旅游业可以,为百姓谋福利的事,当然要支持,但不能以官自居,强推个人理念,要顺应民意,与百姓同乐,达到共赢,两全其美的事为啥不做啊?
发表于 2015-6-12 13: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我最占同笔者的看法,连我们茶洞本地人也看不惯,什么东西嘛。
建房、建雨棚、门口摆个摊摊等,都没了你的自由,而收费却是“他们”的,什么世道?
收费,对于游客来说,无所谓,别人不是怕花钱的,出门嘛,就是花钱来的。但是,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总得拿出点东西给人家,不能啥都没有就收费,这与车匪路覇有什么区别?
景点嘛,是翠翠岛、书法园、博物馆、白塔、拉拉渡,就这些,没什么值钱的:
岛是以前的沙洲,有点沙滩韵味,是个休闲好地方,每当下午到傍晚,茶洞的男男女女都会来这里洗洗嬉嬉的,一遍欢声。不过现在没那景像了,被人为破坏了,不是本地百姓破坏的,而是当地政府为了搞旅游,做了些破坏性的建设,去了沙滩,围了石块,置一雕像,以为岛,取名“翠翠岛”。但这岛只如城里的某小区公园,不过这是真的“公”园,没我们百姓的份,因为上岛要钱,包括本地人。其实你上了岛,不是收获多多,而是失望至极,后悔不已。
书法园是才修建的几块碑,没什么特殊造型,内容是沈老的《边城》,书法是现代百名称得上“书法家”的人的墨迹,除了爱好书法的想一睹,大多数只会看热闹的人觉得扫兴。
博物馆是房子盖着的,那年取土,说是发现旧石器时代的东东,也就几个石头,我们看不懂,河边卵石多的是;二楼有架木雕床,像个样儿,其他没了。
白塔是才修建的,以前有,用来镇水患的,早毁了,可远看,收不了费的。
拉拉渡,就是湖南和重庆两岸来回过渡的船,一根钢丝定于两岸,用手拉丝把船带动的,只看不要钱,上船收一元。
所以啊,就这点东西都要收费,本来就不好意思的,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还整出个一票制收费,我都不知道他们的脸是搁在哪里。
再说了,关于改名,确实很差劲,改那年我都在想,为啥重庆市不改为雾都市、长沙市不改为星城市、广州市不改为羊城市......,而我们茶洞改了,户口本都改了,有何意义?
可是,你不要“茶洞”,人家却要,河对岸的洪安乡贵塘村就改名为“茶洞”村,有意思,因为人家也在打造边城旅游,可人家做的不同:先是找沈老所在部队经过茶洞、洪安的足迹,找这一片土地上的风土人情,到重庆市去开发布会,邀请全市人民游边城,人家不收费,停车不要钱,厕所不要钱,上岛(三不管岛)不要钱,走走玩玩的不要钱。人家还为了打造旅游业,年年搞活动,组织龙舟赛,并邀请湖南方的当地政府参加,可我们这边政府就是不参加,因为参加了要出钱,所以我们就年年看人家热闹。晕。
我们百姓摆个摊,不准,要求不准摆出自家门槛位置,但我只要不占道,又有何不行?
我们百姓撑把伞挡挡太阳,说影响市容,要求换伸缩遮阳棚,自个出几千块钱换了,又来个领导说也影响市容,又要拆,百姓不同意,政府就请狗崽队的强拆,且没任何补偿,还对反对的百姓施了武力,以打一儆百,几千块呀!说安说安,说拆就拆,哪个不心痛?
为此,我特意跑了趟当年与茶洞齐名的湘西四大名镇之一的王村和里耶,人家也在搞旅游,并比我们做得好,但人家可以摆摊出门,只是没占道经营;人家可以安伸缩遮阳棚、可以撑伞,只是土家花布色。
真要是百姓不开店,家家关上门,让你去旅游,你敢不敢?记得八十年代,好多老外来茶洞,看看这里山和水,看看这里的人,看看这里的赶集的样儿,在路边、在巷子,有人在算命、有人在理发、有人在卖草鞋、有人在编背篓、有人吆喝麦粑、有人杂耍三棒鼓......这些,你都看不到了,原质原味的东西,被封杀得一干二净。真不知道人家来看什么?
政府要打造旅游业可以,为百姓谋福利的事,当然要支持,但不能以官自居,强推个人理念,要顺应民意,与百姓同乐,达到共赢,两全其美的事为啥不做啊?
发表于 2015-6-12 13: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我最占同笔者的看法,连我们茶洞本地人也看不惯,什么东西嘛。
建房、建雨棚、门口摆个摊摊等,都没了你的自由,而收费却是“他们”的,什么世道?
收费,对于游客来说,无所谓,别人不是怕花钱的,出门嘛,就是花钱来的。但是,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总得拿出点东西给人家,不能啥都没有就收费,这与车匪路覇有什么区别?
景点嘛,是翠翠岛、书法园、博物馆、白塔、拉拉渡,就这些,没什么值钱的:
岛是以前的沙洲,有点沙滩韵味,是个休闲好地方,每当下午到傍晚,茶洞的男男女女都会来这里洗洗嬉嬉的,一遍欢声。不过现在没那景像了,被人为破坏了,不是本地百姓破坏的,而是当地政府为了搞旅游,做了些破坏性的建设,去了沙滩,围了石块,置一雕像,以为岛,取名“翠翠岛”。但这岛只如城里的某小区公园,不过这是真的“公”园,没我们百姓的份,因为上岛要钱,包括本地人。其实你上了岛,不是收获多多,而是失望至极,后悔不已。
书法园是才修建的几块碑,没什么特殊造型,内容是沈老的《边城》,书法是现代百名称得上“书法家”的人的墨迹,除了爱好书法的想一睹,大多数只会看热闹的人觉得扫兴。
博物馆是房子盖着的,那年取土,说是发现旧石器时代的东东,也就几个石头,我们看不懂,河边卵石多的是;二楼有架木雕床,像个样儿,其他没了。
白塔是才修建的,以前有,用来镇水患的,早毁了,可远看,收不了费的。
拉拉渡,就是湖南和重庆两岸来回过渡的船,一根钢丝定于两岸,用手拉丝把船带动的,只看不要钱,上船收一元。
所以啊,就这点东西都要收费,本来就不好意思的,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还整出个一票制收费,我都不知道他们的脸是搁在哪里。
再说了,关于改名,确实很差劲,改那年我都在想,为啥重庆市不改为雾都市、长沙市不改为星城市、广州市不改为羊城市......,而我们茶洞改了,户口本都改了,有何意义?
可是,你不要“茶洞”,人家却要,河对岸的洪安乡贵塘村就改名为“茶洞”村,有意思,因为人家也在打造边城旅游,可人家做的不同:先是找沈老所在部队经过茶洞、洪安的足迹,找这一片土地上的风土人情,到重庆市去开发布会,邀请全市人民游边城,人家不收费,停车不要钱,厕所不要钱,上岛(三不管岛)不要钱,走走玩玩的不要钱。人家还为了打造旅游业,年年搞活动,组织龙舟赛,并邀请湖南方的当地政府参加,可我们这边政府就是不参加,因为参加了要出钱,所以我们就年年看人家热闹。晕。
我们百姓摆个摊,不准,要求不准摆出自家门槛位置,但我只要不占道,又有何不行?
我们百姓撑把伞挡挡太阳,说影响市容,要求换伸缩遮阳棚,自个出几千块钱换了,又来个领导说也影响市容,又要拆,百姓不同意,政府就请狗崽队的强拆,且没任何补偿,还对反对的百姓施了武力,以打一儆百,几千块呀!说安说安,说拆就拆,哪个不心痛?
为此,我特意跑了趟当年与茶洞齐名的湘西四大名镇之一的王村和里耶,人家也在搞旅游,并比我们做得好,但人家可以摆摊出门,只是没占道经营;人家可以安伸缩遮阳棚、可以撑伞,只是土家花布色。
真要是百姓不开店,家家关上门,让你去旅游,你敢不敢?记得八十年代,好多老外来茶洞,看看这里山和水,看看这里的人,看看这里的赶集的样儿,在路边、在巷子,有人在算命、有人在理发、有人在卖草鞋、有人在编背篓、有人吆喝麦粑、有人杂耍三棒鼓......这些,你都看不到了,原质原味的东西,被封杀得一干二净。真不知道人家来看什么?
政府要打造旅游业可以,为百姓谋福利的事,当然要支持,但不能以官自居,强推个人理念,要顺应民意,与百姓同乐,达到共赢,两全其美的事为啥不做啊?
wangqizhan 发表于 2015-6-12 13:43
是的,我最占同笔者的看法,连我们茶洞本地人也看不惯,什么东西嘛。
建房、建雨棚、门口摆个摊摊等,都没 ...

兄弟,你这篇回复建议单独发表给父母官看看。你拟一个题,我老龙将建议视窗网呈给县官看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顾问:湘州律师事务所 施新沛|申请友链|花垣视窗网/边城社区/花垣论坛 ( 湘ICP备11018451号 |人工智能  

    GMT+8, 2018-8-21 08:14 , Processed in 0.137427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