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91|回复: 2

[自然] 大灵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30 09: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大灵山
   题记:大灵山,湘西之巅,澧水之源。对一个寻幽览胜的行者而言,他就是一处充满梦想和悬念的秘境;对一个寻根问祖的游子来说,他就是一尊写满沧桑和力量的雕塑。
002dQ22kgy6PdL8880V79&690.jpg
文/翟非
若不是你执意与秋日的晨光熹微相约,伫立在湘西大灵山的万宝峰顶,凝望一轮红日喷薄而出,亲拥霎那间的万象变幻:四围一片爽朗空明,层峦云蒸霞蔚,万壑流岚涌动;你无论如何都不会确信大灵山就是湘西州的屋脊,突来的心潮也断然不会那么波腾浪涌,居高之敞亮与处低之逼仄的反差竟然是那样的分明,天地之博大与万物之渺小的对比显得是那样的震撼。悠悠万事,世事难料,迷茫时真有必要体验什么才是真正的高山,不同的高度总在不断修正我们洞明世事的角度。
若不是你乘兴由万宝峰北走数十里,来到大灵山另一个高点——青岩堡,深入一滩竹林湿地,偶遇一派生机勃然:霞光透过密林,依稀掩映,浅流渗出沙石,铮铮淙淙,轻烟笼罩清流,飘飘渺渺;你无论如何都难以置信大灵山在这里竟成了澧水和酉水源头的分水岭,从落叶和青苔中浸泡出的水脉在这里分流成两股,一头向北汇入澧水水系,一头向西融入酉水水系。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终有恍然若悟之时,青岩堡才是真正的澧水中源,只有身临其境方才知道怎样才能正本清源。  
大灵山——湘西之巅,澧水之源,仅此就足以令人神往,心旷神怡。
    大灵山又名黄连界,是湘西州名符其实的最高山脊——海拔1737米,在山连山山叠山的武陵山脉家族中兴许还算不上高个子——最高峰是贵州铜仁的凤凰山,海拔2572米,但他绝对是为数不多的腰粗膀圆的大块头。他就像一尊熟睡的罗汉,自东北向西南斜卧龙山境内,头枕着东北端的八大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脚抵着西南部的乌龙山国家地质公园。
    面对大灵山的崔巍峻拔,湘西人没有不刻骨铭心的,其实又何止是湘西人,但凡取道湘西209国道去湖北的行人都无不对他怀有敬畏之意,没有谁不熟知那崖峭绵长久负盛名的沙子坡、比沙坡。因为它们,大山的冬季总比山外来得早一些;因为它们,大山的生活节奏总比山外慢上几个节拍。然而人们已经风成化习,适应了这激发悬念的大山味道,甚至是喜欢。
    高山仰止。多年来我梦里梦外都对大灵山揣着一份难以割舍的情结。梅雨摇窗的时节,我来过;榴火燃空的夏日,我来过;雪漫山原的冬季,我也来过。但无不列外,都因种种理由而半途折回,无缘登上心仪已久的万宝峰。或许便是这一次次地擦身而过,最终盼来了一次秾秋似酒的热烈拥抱。在与大灵山的赴约中,我似乎又多了一份憬悟——生活的一次次冷遇都只不过是一次次磨砺,总有那么一次牵肠挂肚激情奔放的人约黄昏,只要我们还在热切的企盼中。
    大山必有大川,就南方多雨而言几成定律。可当你一旦踏上这道佳木葱茏浮翠滴青的山界,就是走遍方圆几百平方公里的旮旯,你也几乎找不到一条激浪若奔溶溶漾漾的像样大河。是造化弄人,还是天公不佑?恰恰相反,而是造物主格外青睐这方纯若璞玉的洞天福地,他匠心独运以水作墨在偌大的山梁绘制了一幅鬼斧神工的杰作——山地溶洞群。
    正是这些溶洞群吞噬了暴雨中心泛滥的洪流,把地表径流垂直切割成溶溶汩汩网状般的地下暗河;正是这些溶洞群汇聚成山之南堪称天下一绝的火岩溶洞地质奇观,洞群依山横陈,千奇百怪,气势恢宏,多达212个,成为我国最大溶洞群,被誉为“世界溶洞博物馆”,卓尔不群的飞虎洞被多国洞穴探险家称为世界上“神秘的地下长廊”;正是这些溶洞群一度渲染了湘西之巅的神秘,大灵山之北的溶洞群丝毫不比火岩溶洞群逊色,方志的记载和传说的描述留住了这些洞群更多的神秘色彩,石牌洞的传奇至今仍是一个不解之谜,从未有人识得石牌古篆文究竟为何代何物,始终无人破解河水暴涨洞中涓滴不流、大旱河竭洞内洪流喷涌的诡异;也正是这些溶洞群豁然消除了澧水中源发源于桑植斗篷山的千年误区,国家水利普查办用现代科技为澧水中源的传统流程作出了最精确最完美的矫正:澧水真正源头是龙山大安乡翻身村的青岩堡,一泓清溪由此北流湖北宣恩的下关岩,得名头坪河,头坪河又迂回南流龙山乌鸦乡,新称乌鸦河,乌鸦河继续南流至铁树村时跌入宓水洞——地下溶洞,隐身暗流几里,从西堰仙人洞冒出,改叫谌家河,谌家河与南来源自猛必界的陈家河合流,流向东南,辗转与澧水北源汇合。这是一条在现今地图上无从查找又确实经过准确定位的澧水中源流程图,所有的奥妙都在宓水洞,宓水洞既隐藏了一段真相,又展示了一个新奇发现。
    大灵山虽为高山,却地域广袤,坦夷土沃,加之雨量充沛,为多样化的植物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祖祖辈辈的家传,地老天荒的积累,穷年累月的摸索,千秋万代的演变,永朝永夕的耕耘,使得越来越多的植物在大灵山生根发芽,在大灵山演化繁殖,在大灵山茁壮成长,长成一山山的葳蕤葱茏,长成一片片的姹紫嫣红,长成一弯弯的橙黄橘绿。大灵山由此变得绿油油、金灿灿、沉甸甸。
大灵山的药材声名远播,素有武陵山区“药材之乡”的美誉。大灵山药材主要长在大安乡,大安药材又主要产在万宝村,70年代政府还在此特设药场。
无论是什么季节,当你走进万宝峰下的万宝村时,你定然会为漫山遍野的药材而惊讶不已——一个只有数百人的小村竟集中连片种植药材多达5000余亩,几乎是大安乡的半数,普查登记的药用植物竟有1018种。厚朴、黄连、玄参、杜仲、黄柏、白术、党参、白芨、川芎、贝母、开喉箭、吴茱萸、五加皮、扶芳藤、唐菖蒲、五倍子、云木香、虎耳草、八角莲……知名或不知名的、见过或未见过的林林总总药材会在你身上裹上一层浓郁的药香。如果机会不错,你还有幸一睹蛇足石杉、野生天麻、野生北三七、七叶一枝花这几种极为罕见的药材珍品。据行家说,如今蛇足石杉提取物“石杉碱甲”已卖到320万美元一公斤,而本地一年采掘量已不足500公斤。野生天麻价格已涨至1200元一斤,而大灵山的年产仅20余斤。骤然听来,令人不得不倍感惋惜。但稍作细思,就今日全球每小时都有3种物种灭绝的状况而言,大灵山还能保存一个不曾遭受劫难且种属如此繁多的药材王国已实属不易。
    大灵山栽植漆树历史悠久,最早可追溯到秦朝,里耶秦简对龙山的漆园和种植规模都有翔实记载。生漆具有耐腐、耐磨、耐酸、耐溶剂、耐热、隔水和绝缘性好等特性,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军工、生产、生活物资。我们不难想象,在曾经水运主宰一切的时代,在秦楚相争黔中郡的时代,在国产战备物资大量出口的二战时代,大灵山乃至龙山的生漆产业一定发展到一个相当的规模,一定有过灿烂辉煌,要不然,就不会有周总理对龙山赋予“黑色金子林之乡”的美称,也不会有今天大灵山残存的千余亩漆树林。显然,在生产生活方式已发生重大变化的今日,这些漆树林的经济价值已经渐渐淡去,相反把它作为龙山一段历史象征或者一部植物档案可能更具实际意义。
    对大灵山来说,烤烟和百合都是新兴产业,烤烟和百合的生长特性决定了它们在大灵山必然大行其道。于是,从乌鸦到召市,沿大灵山的山梁形成了一条优质烤烟的种植带,从石牌到湾塘,顺着大灵山的山麓构成了一条精品百合种植带,这两条种植带的烤烟和百合种植面积都占据了龙山县的大头,龙山的烤烟和百合种植面积双双超过8万亩,一跃成为全州最大烤烟种植县和全国最大百合生产基地,大灵山由此被称之为“金叶之乡”、“百合之乡”。在金九银十的季节,大灵山的百姓因金色的烤烟、银色的百合收获了实惠,守住了希望。
    大灵山的药材、生漆、烤烟、百合都已被山里人家视为当家产业,其间不存丝毫的矫揉和盲目的跟风。我从中看到了大山的微笑、大山的自足、大山的坚挺。
   也许还是山高谷深的缘故吧,大灵山的百姓显得难得的淳朴,肩膀如大山般的厚实,胸膛如山溜似的敞亮。
我始终难以忘怀那个初登大灵山的雨季,难忘那山中雨季迷离梦幻般的景色,难忘那万宝峰下敦实质朴的山里人家。
田昌庆老人是离万宝峰最近的山里人家,一栋傍山而建的精致木瓦房永远收拾得那么整洁,一条发源于万宝山主峰的瞿家沟就从他的家门冰敲月牙欢快而过,一条蛇形山道起于他家蜿蜒直达万宝山峰顶。
老人家的堂前屋后是一片片的药材、一片片的野花、一片片的古树、一片片的篁竹,花丛中、竹林间、树桠上随处可见就地搭建的一个个蜂桶,一群群蜜蜂嘤嘤嗡嗡,在乱花浅草间穿梭不息。雨季雾重,不时的有流雾从山腰滑落,漫过屋顶。当我们一怀勃然兴致被潇潇山雨浇透不得已半道返回路过他家的时候,当我们登山不尽人意却又与这般山间景色不期而遇的时候,当我们已冰凉一身面对田昌庆老夫妇嘘寒问暖的时候,我们能不感到一阵阵热流暖身吗?我岂能淡忘这个天不作美而又收获意外的雨季吗?
    田昌庆夫妇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了,可他们总是乐滋滋地为我们这些山外来客忙里忙外。从老人家的大碗姜茶、大碗腊肉、大碗天麻酒中,我们品尝了大山的豁达、热情、厚实、真诚;从豁达、热情中,我们又尝到了“山竹炊粳,山水煎茶,山芋山薯,山葱山韭,山果山花”山间自乐的真味。
    田昌庆的家是登攀湘西之巅大灵山万宝峰的必经之地,是离山巅最近的人家,也是离心灵最近的人家。我确实不知一年当中他家要留下多少山外来客,但我知道他总会挂着一张慈祥的笑脸相迎,总会不厌其烦的打着招呼,总会不计回报的倾其所有招待。他的家似乎已不再属于他自己,有时更像一所驿站、一座凉亭。
    其实,田昌庆的厚实淳朴只不过是大灵山千万人家的一个代表,不过是湘西大山性格的一个缩影。这种大山性格曾在中国革命史上与红二六军团结下了深情厚谊。
    大灵山不仅是一片善利万物的膏腴之地,更是一块红色沃土。大灵山上的兴隆街、茨岩塘曾是湘鄂川黔苏维埃政府所在地,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肖克、王震领导的红军曾在这里有过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大灵山的特殊位置、林深箐密为红二六军团提供了进退自如的战略纵深,大灵山的人杰地灵、朴实豪放为革命红色政权补充了源源不断的生机活力。
    在这里,红二六军团及时得到了休养壮大,有16000多的龙山人参加了红军,军团一度发展到17个团2万余人;在这里,贺龙、任弼时等老一辈革命家作出了影响和扭转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大势的战略决策,成功指挥了陈家河、忠堡、招头寨、板栗园、芭蕉坨五大战役,有效牵制了湘鄂两省国民党军主力,策应了中央红军长征的战略大转移;在这里,湘鄂川黔省革命委员会坚持斗争256天,在其存续五个时期438天中历时最长;在这里,大灵山人民义无反顾掩护红二六军团突围,钳制敌人10万之众,有4万余人为此付出生命,用鲜血为红军铺垫了一条生存之路。突围后的红二六军团便成了红军三大主力之一的红二方面军,便有了抗战时期八路军三大主力师的120师。
    逝者如斯,芳草萋萋,往事如烟。曾经大灵山的金戈铁马血荐轩辕,不知方今还有多少人能依稀记得?天南海北的走玩中,又有多少人会带着感恩之心翻过大灵山这道山梁来瞻仰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命委员会、红二六军团兵工厂、军团半寨医院这些革命旧址呢?熙熙攘攘的奔忙中,又有多少人可真正识得大灵山既是澧水之源又是中国红色政权之源呢?
大灵山有大美、有大善、有大真。无论是在大灵山深处徜徉,还是在浩如烟海的文史中寻觅,都会使人油然而生这种感觉。
大灵山似乎已习惯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产出,大灵山的主人们也一直在默默无闻地付出。直至有那么一天,我才仿佛触摸到一丝时代涌动的力量:一条纵连湘鄂穿越大灵山的高速公路正如火如荼地加速建设,一条联通湘渝横贯大灵山的铁路也已然破土开工。
    这个世界好像已对大灵山开始有了瞻望,有了怦然心动……

发表于 2015-6-30 19: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大山里的意境
发表于 2015-7-2 08: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顾问:湘州律师事务所 施新沛|申请友链|花垣视窗网/边城社区/花垣论坛 ( 湘ICP备18003963号-1 |人工智能  

GMT+8, 2018-11-20 15:43 , Processed in 0.121755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