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07|回复: 1

老司城:八百年历史传奇惊世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4 20: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573_1435990636.jpg

子孙永享牌坊


    老司城,全过程见证了世界独有的中国土司制度的兴衰存亡,铸造了一个家族历经九朝司治时间长达八百多年的世界奇迹,是中国乃至世界上保存最为完好的土司城遗址。老司城,中国地理坐标东经110度北纬29度勾勒的神奇之地,湖南永顺县展示给世界的一个传奇。

    唐朝末年,王朝衰落,藩镇割据,群雄鼎立,逐鹿中原。正当群雄鏖战之时,祖籍江西吉安的辰州刺史彭瑊,却带领一队人马进入了"水复山重,草木蒙昧,云雾晦冥”的五溪之地,“以私恩结人心,日渐强盛”。同时,他广施恩泽,遍布怀柔,使五溪诸蛮顺服拥戴。随后向五溪最强的土著首领吴着(吴著冲)开战。他“遂谋逐吴着,吴着败走猛洞,缄复率众击之……吴着又遁入洛塔吾山困毙”。这一年,是粱开平四年(公元910年)。至此,地处中国西南武陵山莽莽大山深处的五溪之地尽归彭氏。

    彭瑊死后,其子彭士愁任溪州刺史,势力更大。为了减免税赋和争取更大的生存空间,后晋天福四年(公元939年),彭士愁率溪、锦、奖三州万余人发动了土家族历史上著名的“溪州之战”。战争历时半年,彭士愁战败,主动请和。陷入战争泥潭的楚王马希范接过了彭士愁抛来的橄榄枝。后晋天福五年(公元940年),彭士愁与马希范在酉水河畔的会溪坪歃血会盟,铸立铜柱,镌刻盟约。盟约云“尔能恭顺,我无科徭;本州赋租,自为供赡;本都兵士,亦不抽差,永无金革之虞,克保耕桑之业”。并誓言“皇天后土,山川鬼神,吾之推城,可以玄鉴”。

    溪州之战后,彭士愁拥有上溪州、中溪州、下溪州三个上州,龙赐、天赐、忠顺、保靖、感化、永顺,懿、安、远、新、洽、富、来、宁、南、顺、高等十七个下州。彭士愁则为各州、县都誓主,称“爵爷”。各州刺史任命承袭等事项,均由“都誓主率群蛮合议”。州内押案、副使、校吏等职,亦“听自补置”。由此可见,盟约赋予彭士愁的势力和权力已远远超出一般羁縻州的程度,俨然一个地方性割据的“小王国”。马希范可谓虽胜犹败,彭士愁则虽败犹胜。溪州之战奠定了彭氏土司八百年司治基础,使偏处一隅的五溪之地保持了长达八百多年的稳定。

    彭氏土司的治所最初在会溪坪。公元971年,第四世土司、下溪州刺史兼都誓主彭允林把治所从会溪坪迁到了龙潭城。南宋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第十一世土司、下溪州刺史彭福石宠将其治所迁移到太平山下灵溪河畔的老司城,将彭氏土司近六百年辉煌历史深印在这里。老司城也因彭福石宠迁治所于此,而被称为福石城。

573_1435990710.jpg

溪州铜柱

    在随后的六百年里,十八世土司把所有的智慧、宏大的梦想和崇拜的图腾都被砌进了司城恢宏的建筑和天才的布局里。于是,那些巨大的城堡在毕兹卡(土家人的自称)粗犷的号子声中、在毕兹卡裸露隆起的肌肉上崛起。于是,哪些褐黄和黝黑的石头构成的色块在台地巨大的基座上堆积和蔓延,迅速占领了司城的每一个空间,并向周边扩张……

    宏伟的宫殿,阔大的衙暑,庄严的宗祠,如网的街巷,高雅的书院,高耸的牌坊,圣洁的寺庙,幽静的山庄,悠闲的凉热洞,逸情的钓鱼台,肃穆的墓地……还有练兵的搏射坪,铸造兵器的谢圃……这些功能齐全的建筑和功能鲜明的村落构筑了“五溪之巨镇,百里之边城”,而建有烽火台的野毛关、榔溪关、大坪关、龙爪关、飞霞关、百丈关、龙伏关等险隘要塞,则成环状忠诚地拱卫着司城。

    “石堆臼马,若隐青狮”。“云烘紫殿,雾锁丹墀”。“钟鼓兮镗橐,石鼓兮铿锵;肃苍官于左右,森青土兮纵横”,“城内三千户,城外八百家”。就这样,一座有着内罗城和外罗城的庞大城堡在武陵山巨大的褶皱中诞生了,成为中国湘西北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中心。

    漠漠天空下,你可以瞅见宫殿区高大的城墙如岁月厚重的书脊搁在废墟里,墙有多高,脊就有多厚。这些以岩块、条石、大卵石垒砌的书脊,在石灰、棉花、糯米浆的胶结下,册封着坚硬如铁的历史,供人翻阅和感叹。而那些宫殿遗址之下的巨大排水沟,纵横如筋络,在数百年里轻易化解了无数场洪水的冲击,至今完整如初。

    有着用红褐色鹅卵石砌成极精美图案的地方是衙暑区。地面上的图案已美仑美奂,而已剖开的地下,卵石砌成的菱形、三角形等几何图案更是精美绝仑。图案层层叠压,代表着时光的流失与覆盖,但几百年来那一份精美却依然楚楚动人。建于衙暑区第五层台地上的彭氏宗祠是供奉历代土司的神圣之地,祠内有土司塑像,供后人祭拜。宗祠建于明而重修于清,是单檐悬山式建筑。建筑半悬于空,祠门森然。门中一对硕大的石鼓传说是土家英雄鲁力巴嘎和科洞毛人徒手从千里之外拎来。有村民对我说,每逢雷雨交加之夜,石鼓便会自响,声若奔雷。

    八街九巷曾是司城最繁华的地方。至今,新街、左街、河街、鱼肚街、马蝗口、五屯街、东门街等遗址仍然依稀可见。遥想当年,八街九巷,纵横相通,商铺林立,市面熙攘。毕兹卡将司城特产茶油、桐油、生漆、麝香、虎骨、虎皮、灵芝、药材等通过灵溪河和建于绝壁上的木栈道运到山外,换回食盐、布匹、铁器、瓷器、丝绸等生产生活物质,接官渡码头也成了酉水河支流中最繁华的码头。而今,接官渡依然繁忙,但曾经可策马狂奔的木栈道已被历史吞噬,黝黑的崖壁上只留下被村民称为“神仙打眼”的石洞,在瞅着岁月的沧桑与变幻……


573_1435990814.jpg

土司王衙署遗址    摄影:李永生

    郁郁松柏古道沿灵溪河绝壁而凿建,古道用坚硬的青色条石砌就。松柏虬根盘结,深扎岩隙,茂盛郁葳。古道五里处,是雄踞在玄武山中的祖师殿。这是及有天才般创造力的建筑作品。据考证,祖师殿始建于后晋天福二年(公元937年),明嘉靖年间重修,由祖始殿正殿、皇经台和玉皇阁组成。正殿内柱大数围,支撑有数十尊檐兽耽守的巨大屋顶。柱架、木坊、接椎处无斧凿痕迹,浑然天成。殿宇斗拱雄浑古朴,梁架结构独具匠心。殿内古灯长明,青烟缭绕,壁画古拙,铜钟悬鸣。汉族建筑文化与土家文化的智慧在祖师殿得到充分凝聚与融和。

    将墓地建在冶所的核心区内,在我国墓葬文化中实属罕见,而紫金山下的土司墓地却是这样。永顺土司历史上战功彪炳、威望煊赫的彭显英、彭世麒、彭明辅、彭翼南等土司均长眠于此。墓地背靠寿德山,前临笔架山,中间有梯级神道相通,有石人石马守立。墓茔楔石拱顶,内室青壁雕花,精美别致。墓室结构采用左昭右穆制,具传统中原文化特征。雕花墓门宽厚敦实。让我诧异的是,石门虽经数百年磨蚀,仍开启自如。

    紫金山的对面,耸立着“子孙永享”牌坊。明嘉靖年间,年仅十八岁的土司、宣慰使彭翼南率五千土兵赴沿海,抗击倭宼,于王江泾大获全胜,被《明史》誉为“盖东南战功第一”,朝廷特赏赐建碑纪念。牌坊经过数百年风雨的涤荡,石头的肌理已经斑驳,但牌额上“子孙永享”四字仍厚重饱满,向世人传递着忠与孝的壮举。而牌坊后的若云书院,则是明太祖“诸土司皆学儒学”的产物。后来,明孝宗又下令“土官袭子弟,悉令入学。如不学者,不准承袭”。于是,土司彭元锦设若云书院,以格顽冥。土司中喜欢舞文弄墨的人不少,他们荡舟司河,徜徉山水之间,在石壁上留下了许多墨宝。

   几百年来,尽管土司们都在锲而不舍地谋划经营着他们的王地,但实际上自宋朝以来,由于中央政权日益巩固和强大,皇帝将“羁糜”世袭封地化大为小,在疆域上册封了上千个土司,彭氏土司统辖之地也日趋缩小。到了明朝,彭氏土司辖地只有三洲六长官司,五十八旗,三百八十峒,昔日辖二十洲、称都誓主的霸业霸气已远消。但无论朝代怎样改换,势力怎样缩小,彭氏土司都用一种睿智和忠诚与中央王朝和谐相处,保持着恭谦顺从、忠心耿耿的态度,恪守着守土镇边平叛的职责,尽管这种职责已超出了溪州铜柱的盟约。

     明嘉靖三十三年(公元1554年),倭宼侵扰江苏沿海。当时正值年关,年仅十八岁的土司、宣慰使彭翼南提前过年,自备粮草,率土兵三千奔赴沿海,抗击倭宼,于王江泾大获全胜,被《明史》誉为“盖东南战功第一云”,土家族也留下了“过赶年”的习俗。让人唏嘘的是,彭翼南三十二岁就英年早逝。明吏部尚书、大学士徐阶扼腕叹息,称“其敏而勤,富而义,贵而礼,严而和,入而孝,出而忠,”并亲写墓志铭悼念。

    溪州莽莽大山盛产楠木。明正德十年至十三年,朝廷修建故宫,土司彭世麒和彭明辅闻讯后,立即派宠大的伐木大军钻进莽林,采集大楠木千余根,并亲自督运至京。巍巍故宫雄伟的大殿中,土家楠木仍散发着馥郁的清香,仍支撑着中华各民族和谐相处的历史。

573_1435990889.jpg

老司城土司王--德政碑   卢瑞生 摄

    在司城,还有一尊石碑是不得不说的,这就是伫立在土司宗祠里的德政碑。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第三十三世土司彭泓海立了这块碑。碑文最闪亮的是彭泓海“去猛存宽,用贤退吝,易杀戮为鞭朴,而奸狴形消”的政治理念。这种以仁施政的理念,在一定程度上溶化了封建王朝铁板一块的酷吏制度,闪烁着人性的光芒,是封建法制文明的进步。而当“属辖之五十八旗,三百八十洞之军民,扶老携幼,蚁集司城”来感谢彭泓海恩惠的时候,彭泓海却不贪功,高呼“功在朝廷,德留疆土”。


如果说先祖彭士愁铸立的溪州铜柱镌刻的是司治的开始,那么彭泓海竖立的德政碑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司治的总结,因为,在仅仅十五年后,也就是在孙子手上,他和祖辈驾驭了八百年的“帝国巨舟”驶到了尽头,这位智慧的土司没能挽救他的“帝国”,但这“一圆一方”却契合了中国人传统的地阔方圆的认知理念,成了见证彭氏土司司治八百年的连环铁证和珍贵实物。

    彭泓海不经意间在世界上留下了独一无二的世界经典。

    正是彭氏土司的恪尽职守和恭顺忠心,赢得了历代中央王朝的高度信任和褒奖:除准允世袭官职外,还授彭翼南云南右布政使、昭毅将军,赐二品服;赏彭明辅飞鱼眼三袭,乞蟒衣玉带,赐二品服等……而要知道,彭氏土司世袭的永顺等处军民宣慰使司之职只是从三品,帝王的封赐规格之高令人咋舌。在封官进爵的同时,历代帝王还不忘赏赐彭氏土司无数精美的宫廷青花瓷器,时至今日,这些青花瓷器仍在岁月的方柜上光亮如初……

    文化,是一个民族可辩别的皮肤。在这八百年时光里,本土原生态文化如血液在土家人的肌肤里流淌,没有枯竭。在老司城,每当正月新春,当地原居民都会像他们的祖先一样,汇聚到司城摆手堂前,祭八部大王,祭彭公爵主、向老官人和田好汉。祭祀仪式由能通天地的梯玛主持。“嘎其哩,母其哩,惹吧!”,随着梯玛撕裂暮色的符语炸响,熊熊篝火也映红了坪坝,那是一种极有穿透力的声音,像被粗砺的石头磨打过。伴着这声音,一群披着稻草、扎着长辫的毛古斯(土家先人),在帕普嘎(土家老祖先)的带领下闯进了视野。他们和着卵石、竹梆的敲击声,用裸露着的古铜色肢体,演绎着远古洪荒时代土家先祖长途迁徙、刀耕火种、捕鱼狩猎和繁衍生息的历史场景。千百年来,毛古斯、摆手舞、打溜子、土家织锦、哭嫁等土家文化的基因已深深嵌入这个民族的肌体和灵魂深处,“活”在了老司城遗址的每个空间。当初,彭氏土司入主五溪时,带来的是强大的汉文化烙印。在随后的数百年里,彭氏土司虽然也将这烙印烙在了他那宏大的宫殿和墓地中,但其身心却渐渐融入了毕兹卡这个本土民族的文化中,最终被彻底同化,成为土著的一员。

    雍正六年(公元1728年),清政府“改土归流”新政的浪潮将老司城卷湮于历史深处,第三十四世土司、宣慰使彭肇槐被雍正皇帝授为参将,赐以拖沙喇哈番之职,并赏银一万两,让他回江西祖籍,立产安业。至此,司治溪州长达818年,历经粱、唐、晋、汉、周、宋、元、明、清九个朝代的彭氏土司退出了历史舞台。

    在这八百年里,彭氏土司共历二十八世,有三十五位土司袭位。当二十一世纪的阳光将这片已脱化成村野的废址打亮的时候,老司城又以残垣断壁所呈现出的真实性、完整性和惟一性特征的美质,再次震撼了世界。2001年6月,老司城被国务院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10月,老司城被列为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2011年6月,老司城以第一名的殊荣入选201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12年11月,老司城被列为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2015年7月4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中国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局长励小捷高度感叹道:“深山之中的老司城遗址,竟然有1961年国务院确定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溪州铜柱,有2010年度全国考古惊世大发现,确实令人震撼。”“老司城遗址是永顺土司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军事中心、文化中心。它的最大考古价值就是填补了土司考古学的空白,为研究国家制度、民族关系、民族文化等提供了物化载体,为我国土司制度考古学开了一个好头。”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刘庆柱如此评述。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柴焕波写道:“永顺老司城遗址城市分区明确,功能齐全,充分反映了永顺土司的历史图景,是研究中国土司制度、复原土司社会内部结构和中国城市发展史不可多得的实物案例。”

    北京故宫博物院原院长、中国考古理事会理事长张忠培高度评价:“老司城是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保存最为完整的军事性城堡,是中国南方少数民族地区最具典型性的古文化遗存。老司城遗址及溪州铜柱,是研究土家族历史文化、中国土司制度及区域民族自治制度的珍贵实物资料……从综合的角度来看,我们世界文化遗产还没有这种类型的,这是中国一个很有特色的类型。”
雨兰家纺五一促销
发表于 2015-7-7 10: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帖看完了至少要顶一下,还可以加入到淘帖哦!
边城户外俱乐部装备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顾问:湘州律师事务所 施新沛|申请友链|花垣视窗网/边城社区/花垣论坛 ( 湘ICP备11018451号 |人工智能  

    GMT+8, 2018-8-21 22:15 , Processed in 0.117411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